学校主页 党群网主页 廉政教育 组干信息 宣传园地 科大党校 形势政策 大学文化 统一战线 职工之家 常用下载
 

六个“为什么”连载之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而不能搞民主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

今年,新中国将迎来她的60华诞。60年前,当第一面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广场冉冉升起,毛泽东同志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多少人热泪盈眶,热血沸腾……人们为新中国而欢呼,为必将到来的社会主义新时代而祝福!60年弹指一挥间,中国人民经历了艰辛的起步,也经历了成功和曲折,更是经历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辉煌年代,在一穷二白的土地上创造了人间奇迹,用铁一样的事实向全世界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1.社会主义是中国人民的历史选择

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是一个客观事实。但我们仍然不时会听到这样一些议论:中国为什么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为什么说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对于这样的问题,最好还是让历史来作出回答。

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曾经历了漫长的封建时代,直到19世纪中叶,西方国家先后两次发动鸦片战争,打败和侵入中国,中国内部又发生了历时14年最终归于失败的太平天国农民革命,才使中国社会开始出现前所未有的新变化。先是封建统治阶级内部一部分人推动洋务运动,企图在不根本改变封建制度的条件下,通过学习西方的先进科技,以摆脱落后挨打的局面,结果在中日甲午战争的炮火中破灭。后来又有康有为、梁启超等发起维新变法,冀求在中国实行君主立宪,通过推动自上而下的改良,以实行资本主义化的政治和经济纲领,结果只维持一百来天,就遭到保守派的残酷镇压而彻底失败。然后又是孙中山、黄兴等领导的辛亥革命,通过革命的手段,推翻帝制、建立民国,冀求实行西方式的资本主义制度,但最终的成果却被袁世凯窃取。历史表明,无论是旧式农民起义、封建统治阶级自强,还是资产阶级改良派和资产阶级革命派的努力,都没有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性质和中国人民的悲惨命运,都没有在中国建立起资本主义制度。
    为什么这些努力都不能成功呢?这要从近代以来中国历史的发展进程和中华民族面临的历史任务来分析。近代以来,中华民族面临两大历史任务:一个是求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一个是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哪种理论能够对这两个历史课题作出正确回答,它就会成为中国人民的信仰;哪条道路能够引导中国人民完成这两大任务,它就能够成为中国人民的历史选择;哪种政治力量能够带领人民实现这两大任务,它就能够成为掌握中国历史发展前进方向的领导力量。
    一般来说,资本主义制度尽管是一种剥削劳动人民的制度,但以资本主义制度取代封建制度毕竟是一种历史进步,一些国家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确实走向了富强。可是,为什么在近代中国历史条件下,资本主义道路总是行不通?为什么不能通过建立资本主义制度去完成近代以来中国面临的两大历史任务?为什么中国人民会选择社会主义道路?其中深刻的原因是什么?对于这些问题,要从中国社会具体的历史条件来说明。从历史发展看,中国之所以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至少有这样三点原因:
    一是中国社会经济政治状况不允许走资本主义道路。中国的民族资本主义,从19世纪下半期开始萌芽,但由于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压迫,始终没有发展为独立的力量。民族资产阶级在经济上未完全断绝同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联系,在政治上没有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勇气和力量,他们所具有的软弱性、动摇性,决定了没有彻底推翻封建统治、推翻帝国主义、争取民族独立的能力,只能依附于国际资本主义来寻求生存和发展。中国没能发展成独立的完全的资本主义社会,这种状况并没有因国民党的执政而改变。国民党取得政权后,既没有兑现它所许诺的“平均地权”,也没实现它所声称的“发展民族工商业”,倒是依附于帝国主义、具有封建性的官僚资本和“四大家族”聚敛了大量财富,使中国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泥潭中越陷越深。对国民党政权的完全失望,使中国的普通民众和知识界坚定地站在了中国共产党一边。民主党派纷纷明确表态支持中国共产党改造旧中国、开辟新道路的政治、经济主张。甚至连主张第三条道路的知识分子也不反对在中国实行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中国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得到了工农大众的支持,得到了知识分子的赞同,得到了各民主党派的拥护。
    二是时代条件和国际环境的新特点促使中国人民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选择社会主义道路,正处于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中国要完成近代以来两大历史任务,实现自己的发展,必须摆脱帝国主义的束缚,必须同时代进步潮流相适应。毛泽东同志指出:“帝国主义列强侵入中国的目的,决不是要把封建的中国变成资本主义的中国。”它们的目的,就是要占领中国的市场,掠夺中国的资源,使中国保持殖民地半殖民地状况。中国人民同帝国主义的矛盾,决定了中国要选择社会主义道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20世纪30年代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引发了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政治、信仰恐慌,使得资本主义的吸引力不断下降。而当时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蒸蒸日上,经济建设取得辉煌成就。在经济危机打击下,资本主义国家加紧对华经济掠夺,日本更是悍然发动侵华战争。民族危机促使人们寻找新的出路。社会主义苏联为中国提供了一种崭新的制度选择和新的社会样板。中国知识分子大多把苏联的成功归因于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和马克思主义,因此,走俄国人的路,成为许多先进分子的共识。社会主义思潮在中国的影响力迅速扩大,选择社会主义道路成为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三是中国革命的领导力量决定了中国必然走社会主义道路。完成中国近代以来的两大历史任务,首要的是完成民主革命任务。从中国社会各个阶级、阶层的特性来看,农民阶级是民主革命的最大力量,但由于他们的经济和文化条件而带有分散性和某些落后性;民族资产阶级有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强烈愿望,但由于与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有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勇气和能力;工人阶级是中国最先进、最革命、最有组织性的阶级,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天然领导阶级。因此,中国的民主革命只能是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国共产党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理所当然地成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领导者。在中国,只有中国共产党而没有其他哪个政治力量能够提出正确的纲领,团结一切进步力量,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反帝、反封建的问题,解决中国实现人民民主和维护国家统一的问题。无产阶级作为领导阶级、中国共产党作为领导者,在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后,必然要把这一革命引向社会主义方向。正如毛泽东同志说:在这两个阶段中间,“不容横插一个资产阶级专政的阶段”。这就决定了中国必然走社会主义道路。
    由上述情况可知,中国没有走资本主义道路,而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不是由哪一个政党、哪一部分人的主观意愿所决定的,而是中国人民包括工人、农民、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其他社会阶层人士共同作出的选择,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没有经过资本主义阶段,应该“补上资本主义这一课”,或者只实行新民主主义,而不过渡到社会主义。这种说法是不对的。尽管历史上中国没有经历过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但仍以特殊的方式经过了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已经有了外国帝国主义的资本、官僚资本和民族资本,尽管这不能看成是资本主义社会。但因为有了资本主义,也就有了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否则就不可能有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所谓“补课”的说法,不仅不符合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规律,而且在逻辑上也是站不住脚的。中国革命的历史条件和发展趋势,包括共产党的领导和没收官僚资本,使得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阶段”包含了很多的社会主义因素,因而不可能停留在这个阶段,必然要经过社会主义革命从新民主主义进入社会主义。
    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了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进步和发展奠定了根本的政治和制度基础。社会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新中国成立之初,面对的是一个一穷二白、千疮百孔的烂摊子,工业几乎等于零,粮食不够吃,通货恶性膨胀,经济十分混乱。一位西方记者曾武断地说:“这个国家太大了,又穷又乱,不会被一个集团统治太久,不管他是天使、猴子,还是共产党人。”但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以前所未有的主人翁姿态和高涨的创造热情投入社会主义改造和国家建设,迅速将一个贫穷落后、满目疮痍的旧中国,建设成了一个蒸蒸日上、阔步走向繁荣富强的新中国。仅“一五”期间,我国工业建设和生产所取得的成就,就远远超过了旧中国的100年。事实充分证明,在中国,除了社会主义道路,没有任何其他道路能够给中国带来这样的发展,能够改变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
    2.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繁荣发展中国
    中国人民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但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使国家更快发展起来,却是一个崭新课题。毛泽东同志说:“我们对于社会主义时期的革命和建设,还有一个很大的盲目性,还有一个很大的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邓小平同志讲:“我们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个好制度,必须坚持。”“但问题是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我们的经验教训有许多条,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搞清楚这个问题。”
    为了找到建设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从社会主义制度在我国建立之时起,我们党就进行了艰辛地探索。毛泽东同志的《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著作,中央其他领导人的一系列重要论述,党的八大文献等重要文件,提出了许多关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观点,涉及经济、政治、文化、国防、外交等各个方面,是我们党独立自主地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重要成果。在党和毛泽东同志领导下,我国逐步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积累了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经验。由于在中国这样一个落后的东方大国建设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从未遇到的新课题,人们对如何走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还缺少规律性认识,加上当时严峻复杂的国际环境的影响,我们党在探索社会主义道路的过程中发生了失误和曲折,付出了沉重代价,留下了深刻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起点,我们党开始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探索。在党的十二大开幕式上,邓小平同志第一次提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重大命题,指明了新时期我们党理论和实践探索的主题和方向。“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是我们党从长期探索中得出的基本结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立足基本国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30多年来,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伟大实践,给我国带来了历史性的重大变化:我国人民冲破了长期禁锢的思想障碍和陈旧观念,思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解放,激发出空前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我们国家彻底改变了经济社会比较落后的状况,转变成一个朝气蓬勃、欣欣向荣,初步走向繁荣、富裕、强大的国家,展现了崭新的形象,散发着无穷的魅力;我们党重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组织路线,进一步实现了从领导革命的党到领导建设和改革的党的历史转变,党的执政方式更加科学、民主,党的执政能力更加增强、提高,党的执政基础更加坚实、巩固,党的胸襟和眼光更加开阔、深邃,成为走在时代前列、保持和发展着自身先进性的党,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我国获得了自近代以来从未有过的长期快速稳定发展,经济保持了年均9.8%的快速增长,远高于世界经济年均3.3%的增速,国民生产总值超过30万亿,一大批重要工农业产品产量跃居世界首位,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三;精神文明建设不断加强,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日益繁荣,科学教育水平不断提高,人们的精神面貌发生深刻变化;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基本形成,法治建设不断加强,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切实贯彻;人民的生活水平实现了从温饱不足到总体小康的历史性跨越,农村贫困人口从2.5亿减少到4007万,医疗、就业、社会保障等民生问题日益受到重视,并正在逐步解决。三峡大坝、青藏铁路、南水北调、航空航天等重大工程捷报频传,机场、港口、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日益完善,神州大地正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得到进一步发挥,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巩固。我们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伟大转折,极大地调动和激发了人民群众中蕴藏的创造活力,大大积聚和释放了全社会的发展能量。我们成功地进行了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领域的深刻变革,建立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以及各方面的制度体制,为社会主义的巩固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制度基础。我们经受住了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内严重政治风波以及国际上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严峻考验,战胜了来自政治、经济、社会领域和自然界的各种困难和挑战,展示出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的强大力量。特别是2008年,我们成功战胜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等自然灾害,成功平息达赖集团和西方敌对势力制造的分裂破坏活动,成功举办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圆满完成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沉着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显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实力和凝聚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但得到了中国人民的高度认同,而且受到世界各国人民越来越广泛的关注。一位美国学者说:“中国令人震惊的经济增长史无前例,中国以独特的方式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改变了世界。”一些西方舆论认为,中国的发展道路提供了一种新的启示,正在颠覆西方的传统理论,探索“中国成功之谜”非常有意义。特别是2008年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一系列惊人表现,使许多外国政治家、学者看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认为它“凸显了中国的制度优势”。当前,国际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不断扩散蔓延,中国以其“独有的竞争力、高效率和适应性”吸引着世人目光,许多人从国际金融危机给世界带来的灾难中,看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世界的重要贡献,深入研究中国经验成为当今世界新的热点。
    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完全正确的,它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根据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在当代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真正坚持社会主义。
    3.中国为什么不能搞民主社会主义
    民主社会主义是近年来一些人议论的话题。有人说,民主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的正统,搞民主社会主义才可以解决中国发展中遇到的问题。这种说法是不对的。
    什么是民主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有的时候又叫社会民主主义。它作为一种国际政治思潮,是20世纪50年代后才有了广泛的影响,但其渊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上半期的欧洲社会民主党(包括社会党、工党)。最初,它是社会主义运动中的一个流派,受到过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影响,是作为资本主义的反对者出现的。后来,受伯恩施坦等修正主义思想的影响,逐渐演变成一种社会改良主义,成为资本主义的改良者。二战以后,它逐渐融入资本主义制度,演变成资本主义多党政治的一个政治派别,或是成为资产阶级执政党,或是成为“建设性反对党”,成为资本主义的共生者。民主社会主义虽然也自称是“社会主义”的实践,但它把社会主义仅仅看成是一种道德需要,否认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所以,民主社会主义并没有超出资本主义制度的范畴,实质上只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一种改良。有人说它是“资本主义病床边的医生”,这是很有道理的。民主社会主义作为西方国家中的左翼力量,历史上同马克思主义有过某种联系,受到过一些影响,但它绝不是社会主义,更不是什么社会主义的“正统”。
    民主社会主义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主张指导思想多元化。在世界观上是多元论和实用主义,认为社会主义思想的构成和来源是多样性的,把基督教学说、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康德的伦理学与启蒙思想、黑格尔哲学、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等都作为自己的思想来源,淡化马克思主义色彩,甚至把马克思主义从纲领中排除。
    民主社会主义否定工人阶级领导,主张资本主义多党制。认为工人阶级已经不能发挥历史动力的主导作用,社会主义要由新出现的社会阶层来领导。赞同和支持资本主义政治制度,是资本主义多党竞争、轮流执政的参加者。认为党应当是由具有不同信仰和思想的人组成的一个共同体,不是一个阶级的党,而是“全民党”。
    民主社会主义否定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主张不改变资本主义私有制。认为社会主义运动没有终极目标,不追求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欧洲一些社会民主党曾长期执政,从没有试图改变资本主义私有制,而且只要涉及改变私有制这个要害,态度就非常暧昧,不敢越雷池一步。从实践来看,搞民主社会主义的国家,都以私有经济为绝对主体。如北欧一些国家,私有经济占国民经济的比重一般达90%左右,工业、农业、对外贸易和金融部门基本都是私人所有。
    民主社会主义的思想理论和政治主张,与科学社会主义更是根本不同的,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也是完全背离的。对此,我们要有十分清醒的认识。
    那么,民主社会主义这个“资本主义病床边的医生”,是否像有的人说的那样,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可以拿来解决中国的问题呢?答案是否定的。
    比如,有人说,民主社会主义实行“高税收、高福利”政策很成功,因此中国也可以试验。应当说,民主社会主义在一些国家推行这种政策,一定程度上缓和了阶级矛盾,减少了贫富对立,改善了人民生活,对维护社会的稳定有某种作用。但必须看到,这些政策总体上属于资本主义的内部调整,是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大萧条”以后,西方各国为摆脱自由市场经济的弊端,采取的改良措施;这些政策并没有从根本上触动资本主义私有制,它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只不过是调节国民收入的一种形式,属于国民收入的再次分配,说到底只是一种社会矛盾的“缓冲器”,不可能从根本上克服资本主义的种种痼疾。民主社会主义推行的模式,以牺牲效率为代价,过分强调社会福利的保障作用,目前遇到了难以克服的困难、面临难以为继的窘境。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林德贝克批评说:这种经济患上了“动脉硬化症”,“对劳动缺乏刺激作用”,带来了社会发展的放慢或停滞。比如,由于特殊的福利政策,一些人宁愿领失业救济金过日子也不去工作,形成了一个寄生于该制度的阶层;由于赋税重,一些重要企业越来越不愿在这些国家扩大投资规模,使这些国家经济增长率持续下降。可以说,这种模式并不是一个成功的范例。因此,即使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也没有搞这样的政策。从我国国情来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还比较低,保持较快的发展速度和较高的劳动生产率,关系大多数人民的福祉,关系国家的前途命运。我们的任何政策不能脱离这个国情。如果在中国搞那种模式,势必大大放慢经济发展速度,甚至会坐失发展良机,扰乱发展战略,导致社会发展停滞、人民生活水平下降,甚至导致政治的动荡和国家的瓦解。
    又比如,有人说,北欧国家是通过改良的议会道路和平长入社会主义,我们也应该学,也搞多党制、议会制。首先必须指出,正如前面论述所谈到的,北欧国家并没有“长入”社会主义,仍然属于资本主义范畴,只不过在某些方面吸收社会主义因素有所改良。另外,北欧国家的发展模式和道路是与北欧国家的历史和国情分不开的,如历史上受战争破坏较少,地处欧洲边缘、国小人少,资源相对丰富以及平民思想传播较为广泛,等等。特殊的地理位置,特定的社会、历史文化传统使北欧国家走上了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发展模式和道路,其他国家是不可能复制的。中国的历史和国情更是决定了不可能走北欧式的道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深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根本就没有搞改良主义、走议会道路的社会条件,只能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从而实现国家的繁荣富强。今天,中国通过社会主义实现了国家的振兴发展,绝不可能再走回头路。同时,从现实条件看,中国的历史以及经济、政治、社会等各方面的情况,也决定了我们不可能搞北欧的模式。
    还比如,有人认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实行的一些政策,如鼓励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坚持以人为本,把改善民生、增加社会福利作为重要任务等,同民主社会主义的政策有某些共同点,说明我国也可以搞民主社会主义。这种看法是完全错误的。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始终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并把它同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我们党的一系列新政策,其出发点和落脚点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目的是更好地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并结合新的实际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政治制度,决不搞西方的三权分立和多党制,等等。这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民主社会主义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想体系和发展道路,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即使我们提出的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改善民生、增加社会福利等政策,目的也是为了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其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其着眼点是最广大人民,其实现途径是共同富裕。这些同民主社会主义的思想理论和政策实践,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4.中国为什么不能搞资本主义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在中国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越来越少了。但不可否认,这股思潮仍然存在。特别是当我们的发展面临困难时,总有一些人怀疑社会主义,迷信西方资本主义。因此,搞清楚中国为什么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非常重要。
    中国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首先是我国的现实国情和发展目标告诉我们不能走。邓小平同志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中国根据自己的经验,不可能走资本主义道路。道理很简单,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土广大、国情复杂、人口众多、经济和文化不发达的国家,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能在某些局部地区少数人更快地富起来,而大量的人仍然摆脱不了贫穷,甚至连温饱问题都不可能解决,必然导致严重的贫富分化,发生一系列社会矛盾和阶级冲突,人民将为此付出痛苦和流血的代价。我们的发展目标是实现共同富裕,这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使大多数人从根本上摆脱贫困、走向富裕,才能实现我们的目标。所以,人民不会容许走资本主义道路。
    中国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还因为我们不可能靠资本主义方式来发展。西方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是靠“圈地运动”等剥夺农民的方式、靠“泰罗制”等血汗工厂对工人的残酷剥削、靠贩卖黑奴、靠对亚非拉国家持续数百年的殖民掠夺完成的。前不久,法国佳士得拍卖行不顾中国人民的抗议,坚持公开拍卖从圆明园抢去的兽首,又一次让中国人民回想起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列强对中国的掠夺。今天,西方发达国家虽然不能以赤裸裸的方式大搞殖民掠夺,但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仍然存在,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政治秩序仍然存在,国际“游戏规则”仍然主要是由少数西方发达国家制定,总体上是有利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不利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我国是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政权性质、历史传统、时代环境、发展条件决定了不能以资本主义的方式来发展,而只能靠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靠坚持以人为本,充分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来发展;靠集中力量办大事,大力提高工作效率和建设速度来发展;靠坚持和平外交政策和互利共赢战略,同世界各国加强合作,互利互惠,取长补短来发展。只有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实现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和平发展,才是最有利于我国的发展方式,才是最符合我国国情的发展道路。
    中国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从根本上说,是因为这不符合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使中国从一个战乱丛生、四分五裂的国家,变成一个民族团结和睦、除台湾外已实现了统一的国家,从一个丧权辱国、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国家,变成一个独立自主、国际地位蒸蒸日上的国家;从一个积贫积弱、民不聊生的国家,变成一个大步迈向繁荣昌盛、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的国家,从一个愚昧落后、文盲充斥、劳动人民备受欺凌压迫的国家,变成一个社会进步、文化昌明、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可以说,今天中国取得的一切进步和成就,都离不开社会主义制度这个最基本的前提条件。正是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为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经济的发展、文化的繁荣、民主的进步、社会的和谐,奠定了根本前提和制度基础。放弃或动摇社会主义制度,只会使国家和全国各族人民整体利益从根本上受到侵害,造成国家和民族的大灾难、历史的大倒退。苏联放弃社会主义制度导致的国家解体、民族分裂、社会倒退的悲剧就是对我们的警示。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我们决不能搞资本主义。
    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长期奋斗中得出的历史结论。我们应该倍加珍惜。要始终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矢志不移地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道路继续前进。
    5.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实践在发展,时代在前进。经过新中国成立6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探索,我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取得了巨大成就,正向着光明的未来努力奋进。胡锦涛同志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郑重指出:“我们要始终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做到思想上坚信不疑、行动上坚定不移,决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充分认识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深刻认识社会主义事业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列宁曾经把社会主义形象地比喻成一座未经勘探、人迹未至的高山,意思是说进行社会主义建设需要长期奋斗和艰辛探索。邓小平同志也指出,社会主义事业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基础上起步的,需要我们作长期艰苦的奋斗。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取得了一系列历史性成就,国家的总体实力和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我国今天远没有走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仍将肩负一系列世所罕见的艰巨任务,仍将面临一系列世所罕见的矛盾和问题,仍将面对一系列世所罕见的困难和风险。我们必须保持长期奋斗、顽强奋斗、不懈奋斗的精神状态,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继续奋勇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
    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党的基本理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指南,基本路线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纲,基本纲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方面的基本目标和基本政策的集中体现,而基本经验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产物。这“四个基本”集中体现了我们党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根本要求、政治基石和活力源泉,体现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目标、基本政策和总体战略,我们必须始终坚持、决不动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全面发展、全面进步的社会。要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以及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发展。
    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是时代赋予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崇高使命。当前,国际国内形势继续发生深刻变化,我国发展面临的机遇前所未有,面对的挑战也前所未有。世界上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我国仍将长期面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经济科技等方面占优势的压力。特别是20089月份以来,国际金融危机快速扩散和蔓延,我国经济也受到严重冲击。面对国际国内新形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要继续接受考验。我们要进一步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势,毫不动摇地沿着已经开辟出来的道路继续奋勇前进!
    新中国成立60年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人类社会历史上树立起一座雄伟壮丽的丰碑。只要我们坚定不移地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推进改革开放,促进社会和谐,就一定能够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越走越宽广,就一定能够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绘就恢弘壮美的历史画卷,为人类文明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更新时间:2009-09-04 点击 3821


热点论坛
六个“为什么”连载之六:推动当代中国发展的强大动力 09-09-04
六个“为什么”连载之五:充满活力的基本经济制度 09-09-04
六个“为什么”连载之四: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政党制度 09-09-04
六个“为什么”连载之三: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保证 09-09-04
六个“为什么”连载之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09-09-04
六个“为什么”连载之一:引领我们前进的旗帜 09-09-04
中央加强党员教育培训提出“五个进一步” 09-07-30
《2009-2013年全国党员教育培训工作规划》全文 09-07-26
山东省委组织部关于转发中央组织部《关于在抗震救灾中进一步发挥各级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各级领导干部模范带头作用和广大共产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的通知》的通知 08-05-21
解放思想难在哪里 08-04-15
大学精神,守望在民族航行的船头——专访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胡显章教授 08-04-14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08-04-10
MORE..
相关新闻

山东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前湾港路579号
山东科技大学现代教育中心网络部 开发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