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党群网主页 廉政教育 组干信息 宣传园地 科大党校 形势政策 大学文化 统一战线 职工之家 常用下载
 

自觉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李宝善

新闻观是关于新闻现象、新闻活动的总体看法和根本观点。我们党主张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指导新闻工作实践,这在当前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本文就大家关注的几个问题谈一些看法。

  一、新闻体制问题

  总有人认为中国的新闻体制不好,主张中国实行西方那样的新闻体制。

  新闻具有双重属性:一是新闻传播属性,二是意识形态属性。前者是一般属性,后者是特殊属性。西方新闻观刻意强调新闻的一般属性,竭力掩盖新闻的意识形态属性。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则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政治立场和倾向,强调新闻的党性。

  为什么说新闻有意识形态属性?新闻是对事实的报道,同时又是观念的产物。因为事实并没有价值特征,但新闻在报道事实时必然包含着对事实的评价,反映着价值观的差异。同样一件事,不同的媒体,报道可能很不相同。用事实说话是新闻最主要的特征,新闻把报道者的倾向寓于对事实的客观报道之中,表达的往往是一种无形的意见

  因此,新闻有着很强的意识形态属性,新闻事业属于上层建筑。在社会上层建筑中,政治思想、政治制度居于核心地位,影响和制约着上层建筑的其他组成部分,包括新闻事业。任何社会的新闻活动,都要受到这个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政治思想及国家政治制度的指导和制约。政治体制决定着新闻体制,新闻体制是政治体制的重要方面。

  中国为什么不能实行西方的新闻体制?答案其实很简单: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制度、经济制度都和西方不同,新闻体制又怎么会一样?

  西方新闻体制就是所谓独立媒体的体制。独立媒体就是私人所有的媒体。西方新闻观认为,只有独立媒体才能免受政府和政党控制,保持政治上的中立,秉持客观报道,成为社会公器。这样一种理念,在西方社会影响深远。西方批评中国的新闻体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批评中国没有独立媒体。

  独立媒体反映的正是西方资本主义新闻体制的要害。办媒体是要花钱的,只有有钱人才可能办媒体,只有大资本家、大财团才可能办大媒体。事实也正是如此,那些在世界新闻业界举足轻重、在国际传播领域呼风唤雨,对世界政治、经济和思想文化施加着巨大影响的最有权势的西方大媒体,其实都掌控在极少数不为公众熟知的家族手中。美国《华尔街日报》、福克斯广播公司、英国《泰晤士报》等属于鲁伯特·默多克的新闻集团;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派拉蒙电视集团以及MTV电视网,归属萨默·雷石东家族掌控的维亚康姆集团;全球最大的图书出版商企鹅兰登书屋、欧洲最大的电视广播公司RTL集团、欧洲最大的杂志出版公司古纳雅尔,为摩恩家族的贝塔斯曼集团所有;美国苏兹伯格家族控制的纽约时报公司旗下有《纽约时报》和《国际先驱论坛报》,格雷厄姆家族掌握着《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则长期被钱德勒家族控制;英国汤姆逊家族掌握着全球四大通讯社之一的路透社,英国《金融时报》、《经济学人》杂志和拥有欧洲最大电视网络的培生电视集团同属于皮尔逊家族旗下,英国《卫报》则一直控制在斯科特家族手中;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被通用电气收购,后者被摩根财团控制;美国有线电视公司(CNN)的后台老板是时代华纳,而时代华纳的11位董事会成员几乎都是投资银行、跨国企业、传媒机构的高管和前政府高官;拥有美国广播公司等媒体的另一传媒巨头迪斯尼集团,其董事会成员包括了宝洁、维萨、谷歌、星巴克等多家大企业前任或现任高管。如此盘根错节的权力图谱,构成了西方传媒业的真实图景。

  独立媒体可以独立于政府、独立于政党,却不可能独立于资本。媒体可以独立地问责政客、指摘政党、批评政府,可以让某位政客落马、某个政党败选、某届政府下台,但它们绝对不会从根本上去质疑、批评、反对资本家老板和资本主义制度。资本主义制度,是资本家的真正家园。这就是为什么对近些年这场由华尔街金融大鳄们的贪婪无度酿成的国际金融危机,一向以无所不在的监督自诩的美国主流媒体居然既无揭露又无预警,致使这场危机为害美国、祸及全球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当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矛头指向资本主义制度深层弊端时,美国主流媒体居然认为这没有新闻价值,视若无睹、充耳不闻、轻描淡写、冷漠消极的原因。占领华尔街运动是“99%反抗1%”的运动。占领运动所反对的“1%”,正是掌控着所谓独立媒体的垄断资本集团,媒体是他们的喉舌和工具。

  西方人常说,媒体属于国家所有,就是权力垄断;在我们看来,私人办媒体,只能是资本垄断、金钱垄断。社会主义国家不会允许新闻媒体私有化,这是与资本主义新闻体制的根本区别。在我们国家,各个政党、人民团体和其他社会组织举办不同的新闻机构,各自联系一定范围的群众,既有分工,又有合作,也有竞争,广泛反映各方面社会舆论,共同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我们认为,我们这种新闻体制,比起私有化的新闻体制,比起有钱人办媒体,对社会更有利,这就是我们的新闻观,是社会主义新闻观。这又与我们党的理念相联系。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党,为人民服务、对人民负责,是我们党至高无上的理念。党不允许成为某些利益集团的代表,不允许成为少数人的代表,不允许有自己的特殊利益。所以,党管媒体更有利于媒体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

  二、新闻自由度问题

  也许,现在中国的传统媒体,主要是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报道的自由度,要比西方发达国家媒体的自由度小一些。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并不在于新闻理念、新闻体制,而在于国家所处的发展阶段和所面临的问题。

  从英国工业革命算起,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已经有200多年历史。这200多年并非一路顺风,期间发生了无数次的经济危机、社会动荡和对外侵略,还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浩劫。但它们在长期发展过程中毕竟建立起相对完备、成熟的制度体系,国内的稳定既有法制保障,又有社会福利体系支撑。虽然目前西方国家普遍深陷危机难以自拔,但社会秩序依然总体保持稳定。即便如此,当国家面临安全上、稳定上的风险时,控制也会收紧。美国之音一位负责人,曾因违反美国政府的指令播放本·拉登的讲话录音而被撤职;最近曝出的棱镜门事件表明,美国政府早就在与美国公司联手,对公民个人信息实施广泛、严密的秘密监控。西方有着切实有效的意识形态禁锢,主流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从来都被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信条,容不得质疑和反对,凡不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就被视为政治不正确

  中国面临的安全、稳定方面的风险显然要比美国多、比美国大。中国30多年的改革开放,在创造了世界发展史上奇迹的同时,也经历了急剧的社会变革和转型,积累了大量社会矛盾和问题,这些矛盾和问题近年来正集中地凸现出来。

  中央反复讲,舆论导向正确,是党和人民之福,舆论导向错误,是党和人民之祸,这是从事实和经验教训中得出的结论。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我们党加强了对宣传舆论工作的领导和管理,带来的是持续20多年的平稳快速发展和进步。这种现象的背后,一定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性东西。

  现阶段的中国,承受不了舆论失控的后果。应该看到,我国的发展进步已经达到一个新的阶段,中国社会对思想舆论多样化的承受力已大大增强。但同时也要看到,现阶段的中国正处于发展机遇期和矛盾多发期,改革发展稳定的任务依然艰巨而繁重;各级政府机关的管理水平和干部队伍的整体素质还不高,很难适应舆论过度开放带来的挑战,舆论的过度批评会损害政府威信、妨害政府施政;境内外敌对势力搞乱中国、西化分化中国的图谋始终没有改变。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放任舆论环境过度开放,将不可避免地带来严重后果。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国家的发展进步,随着各方面制度的逐步完善、成熟和定型,中国新闻媒体的自由度将不断扩大。事实上,这个进程一直在发展。

  三、新闻报道方针问题

  我们党要求新闻媒体坚持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有些人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有抵触情绪。

  真实、客观、公正,是世界各国新闻界公认的新闻工作准则,但是不同的新闻观,对其内涵有着不同的理解。我们认为,真实,必须是事实的真实、总体的真实、本质的真实的统一;客观,就是用事实说话,通过事实本身的力量来说服人、引导人;公正,就是站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立场,而不是站在个人和小团体利益的立场,公正无私地报道事实和发表评论,对人民负责,对社会负责。

  为什么我们的媒体要以正面宣传为主?那是因为,积极、正面的事物是我们社会的主流,消极、负面的东西是支流,坚持正面宣传为主才能真实反映我们这个社会的本质和全貌。这就是我们的新闻观,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新闻观。

  实事求是,就是要把真实视为新闻的生命。不仅要真实、准确地报道单个事实,而且要从宏观上真实地把握和反映事物的全貌,在总体真实的前提下去追求单个事实的真实。现实生活是复杂的,离开对事物的总体认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尽管这一叶、这一点确实存在,但从总体上看却可能背离了真实性。坚持实事求是还要求我们努力揭示新闻事实发生发展的原因,揭示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和发展趋势,引导人们认识事物的本质和规律。这是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在新闻真实性问题上的基本观点、基本要求。

  有人说主流媒体的正面宣传没人看、没人听,其实,正面宣传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没有主流媒体坚持不懈的正面宣传,我国社会大局不可能保持稳定。确实,负面新闻迎合人们的好奇心理,天然地比正面新闻更有吸引力,在极端市场取向下媒体会追逐负面新闻,但那不是我们的新闻观。社会主义新闻观强调社会效益第一,当两个效益发生矛盾时,市场效益要服从社会效益。

  当然,我们的新闻观还要求把新闻的真实、客观、公正同准确、鲜明、生动结合起来、统一起来,在准确报道事实的同时,旗帜鲜明地宣传党和人民的立场、观点和主张,通过生动的报道形式赢得最好的宣传效果。

  坚持正面宣传为主并不排斥舆论监督。舆论监督是人民群众通过新闻媒体对国家和社会事务的监督,是人民群众行使民主权利的一种重要形式。媒体的舆论监督对于政府端正执政理念、提高施政水平和能力有重要促进作用,对各种消极腐败现象保持舆论高压也很必要。舆论监督的实质,是人民群众的监督。媒体开展舆论监督有两点特别重要:一是政治立场。只有坚定站在国家和人民根本利益的立场,才可能真实、正确地反映人民群众的意见和呼声,客观、公正地报道事实和发表评论,自觉考虑社会效果。二是思想方法。看问题、写文章、发议论,一定要从实际出发。不仅要想怎么看,更要想怎么办;不仅要想对不对该不该,更要想行不行能不能。只有更多地想一想务实办的问题,才可能懂得辩证看的必要性,才会认真考虑实际情况的复杂性,才会理解中央方针政策的正确性。

  总之,讨论新闻观问题,最重要的是理性务实。我们如果真的希望国家好、人民好,如果这个立场一致,那就应该自觉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精心维护国家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

 

来源:《求是》——求是理论网,2013816

 

更新时间:2013-08-26 点击 2218


思政教育
山东科技大学校史陈列馆参观须知 16-09-07
关于推荐参评青岛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会第二十九届年会优秀成果奖的通知 16-04-07
2016年上半年教职工政治理论学习安排意见 16-03-23
自觉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13-08-26
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印发《教育部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实施方案》的通知 13-08-26
中共中央组织部 中共中央宣传部 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加强和改进高校青年教师思想政治工作的若干意见 13-08-26
山东省教育厅 山东省财政厅关于山东省高等教育名校建设工程实施意见 13-08-26
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13-08-26
山东科技大学2013年宣传思想工作要点 13-08-26
2013年上半年干部职工政治理论学习安排意见 13-08-26
2013年下半年干部职工政治理论学习安排意见 13-08-26
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 12-08-26
MORE..
相关新闻

山东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前湾港路579号
山东科技大学现代教育中心网络部 开发设计